<menuitem id="gpdao"></menuitem>
    <em id="gpdao"></em><dl id="gpdao"><ol id="gpdao"><small id="gpdao"></small></ol></dl>

    <div id="gpdao"><tr id="gpdao"><object id="gpdao"></object></tr></div>

        <div id="gpdao"></div>

              <sup id="gpdao"></sup>

                <em id="gpdao"><ol id="gpdao"><object id="gpdao"></object></ol></em>
                  <dl id="gpdao"></dl>

                  中國書畫防偽藝術品防偽查詢認證系統
                  中國書畫防偽網藝術品查詢系統 中國藝術品防偽網防偽查詢系統 中國藝術品防偽數據庫 書畫防偽藝術品防偽認證系統

                  中國書畫防偽藝術品防偽查詢認證系統

                  • 作品名:
                  • 編 號:
                  • 類 別:   作 者:
                  • 年 代:                  
                  防偽數據庫作者介紹
                  展會預告

                  名畫贗品泛濫 業內興建保真系統

                  作者:中國書畫防偽網 來源:本站 瀏覽:1999 發布時間:2013-9-25 16:47:20

                  國文藝術館四位一體即收藏證書、藝術家和作品合影、紙版作品集以及電子數據檔案的保真系統。
                  國文藝術館四位一體即收藏證書、藝術家和作品合影、紙版作品集以及電子數據檔案的保真系統。

                  著名國畫家王玉玨。
                  著名國畫家王玉玨。

                    平時不怎么上網的王玉玨,最近偶爾打開互聯網搜索引擎,發現只要輸入“王玉玨”三個關鍵字,便可搜索到許多署名和簽章為“王玉玨”的人體藝術國畫作品。

                    這一發現讓王玉玨嚇了一跳。熟悉這位前廣東畫院院長、嶺南著名畫家的藝術圈人士都知道,這類題材的書畫,根本不可能是王玉玨的作品。“然而,如此顯而易見的贗品,竟可以在一些藝術品交易網站公開叫賣。”77歲的王玉玨告訴南方日報記者,“書畫贗品在線下市場同樣泛濫。我和身邊的一批藝術家已經多次發現一些展會和拍賣會兜售仿冒我們簽名和印章的作品。有些作品俗不可耐,不僅欺騙了藏家,而且嚴重毀壞了藝術家的聲譽。”

                    據了解,當前名畫市場贗品泛濫,不僅藝術家深受其害,而且令許多投資者和收藏家進退維谷。在嶺南,楊之光、林墉、周彥生、陳永鏘、劉書民等一批國畫名師這些年均飽受贗品侵權之苦。為了抗擊假貨,今年已83歲高齡的楊之光不僅把自己的名字注冊為商標,而且在家人的支持下早就開始對自己的傳世作品進行重新梳理和鑒定,整理成冊。而周彥生等其他一些名師,亦陸續開始建立自己的作品數據庫。

                    一場劍指名畫贗品的保真行動,正在行內悄悄興起。記者調查發現,在抗擊制假賣假的行動中,不僅藝術家在親力親為,一些藝術網站、畫廊等商業組織也在大力摸索和實踐。廣州本土一家以經營名畫為主的畫廊國文藝術館最近便開始建立一套以收藏證書、藝術家和作品合影、紙版作品集、電子數據檔案為基礎的“四位一體”的保真系統,意圖在藝術品市場上突破贗品的藩籬。

                    贗品泛濫困擾國畫名師

                    事實上,在嶺南名師里邊,王玉玨并不算是一個高產的畫家。從1990年代初開始,她就一直在廣東畫院擔任領導職務。一位與她同年紀的畫家告訴南方日報記者,特別是“書記”和“院長”這兩個職務一肩挑后,王玉玨一直把自己主要精力放在為嶺南藝術家服務的工作上,大多時候都無暇顧及自己的創作。

                    然而,由于王玉玨在藝術界的重要地位和顯赫名聲,一些造假分子早就盯上了她的作品。據曾經出版過《王玉玨詩畫記》的著名美術評論家胡紅拴透露,一開始,造假集團也只是臨摹王老師的畫作拿到市場上去賣,后來,在暴利的驅使下,逐步發展到把別人粗制濫造的作品加上王老師的仿冒簽名和印章來出售。這些年,互聯網上傳播得非常泛濫的所謂王玉玨創作的人體藝術作品,就是一個例子。

                    “在當前的名畫市場上,贗品已經可以用泛濫成災這個詞來形容了。”坐在廣東畫院的辦公室里邊,王玉玨對南方日報記者感慨道,近幾年,她和身邊的一批嶺南藝術名家已經不止一次地在一些展會和拍賣會上發現贗品。為此,許多藝術家曾聯名向有關部門反映,要求嚴加懲治,以保護藝術品市場和文化行業的健康發展,然而,市場的亂象不僅沒有得到整治,而且有變本加厲的趨勢。最近,有畫家發現,某商業組織展出的二十多幅方楚雄的國畫作品,九成以上都是假的。而王玉玨自己,也經常在一些展會上看到仿冒自己作品的贗品出現。

                    在嶺南國畫名師里邊,年過八旬的楊之光這些年雖然已經在藝術創作上封筆,但仍然飽受贗品侵權之苦。這位今年剛剛獲得第二屆“中國美術獎終身成就獎”的嶺南畫家,近年來在親友的支持下,頻頻對造假行為公開發出抗議。在2013年的胡潤藝術榜上,楊之光以7131萬元的總成交額位居全國第33位,與方楚雄、林墉、周彥生和陳永鏘等同為藝術市場上較受社會資本青睞的一批嶺南畫家。然而,去年5月,楊之光曾經通過微博指認了16家拍賣行上拍的40多幅贗品,后來,包括中國嘉德在內的多家拍賣公司不得不撤下了被楊之光認定的偽作。據楊之光的家人透露,這40多幅作品里邊,八成是臨摹作品,二成為憑空捏造的畫作。

                    在他看來,假貨已經讓藝術家防不勝防。有些商家,甚至會在他主編的真品畫冊上,冷不防就混進一兩張假畫進去。然后,再拿著這本權威畫冊,去欺騙藏家。

                    贗品泛濫,根本的原因在于名師作品在書畫市場上的供不應求。據嶺南實力派中青年國畫家盧中見介紹,名師名作歷來都有著大規模的追隨者,很多藏家不僅從心理上,還是從投資前景上,都渴望能夠得到名家的片紙稀墨。在供不應求的情況下,名畫的價格往往也會被炒得比一般的畫家作品要高。這就給造假的投機者留下了攫取暴利的空間。

                    據了解,當前嶺南畫派一批名師,其作品均價低則幾萬元一平方尺,貴則上十萬元。范曾、劉大為等一些北京畫家,其作品甚至已炒到幾十萬元一平方尺。

                    “在暴利的趨使下,造假分子無不鋌而走險。”胡紅拴對記者說,王玉玨等一些名師曾到某地觀摩一場畫展,結果竟然遭到主辦方設置的層層障礙,原因就在于展出的作品里邊,有很多都是假畫。

                    書畫打假困難重重

                    要杜絕贗品汗牛充棟的現象,對于藝術家來說,可謂困難重重。

                    “很多藝術家,像我自己,平時大多時間都把自己關在畫室里邊,一心撲在藝術創作上,對市場環境以及商業運營毫不知情。”王玉玨對南方日報記者說,受到造假分子的侵害后,卻也無可奈何。

                    她對記者說,有一次在畫展上看到一幅自己的偽作。她馬上聯系策展方,要求約談這幅畫的所有者。當時,她還不是想著要打假,只是想了解一下來源,但是策展方以種種理由推脫,最終這事也就不了了之。

                    很多投機者,都抓住德高望重的藝術家沒有時間或不愿意跟他們長時間糾纏的心理,被發現了就假裝改正,過了風頭再換個地方繼續胡搞亂搞。有的無良商家,被揭露了賣假行為后,還會指責是藝術家老糊涂,自己看不清楚,是在給商家搗亂,以此來混洧藏家的認識。

                    楊之光老先生去年雖然公開指認40多幅偽作,并把拍賣行的名字及作品編號一一列明,然而,這樣做不過迫使了一部分拍賣行最終撤下了其中的一些假貨。而其中有一幅作品最終還是被一家北京拍賣公司以近30萬元的高價拍賣成功。至于拍賣公司到底是沒看到楊之光的聲明,還是看到了裝作不知,很多行內人士就不好說了。據楊家人透露,單依靠自己的力量,根本沒辦法追蹤到偽作的來源,因此也沒辦法訴諸法律。

                    在更多人看來,當前書畫市場贗品泛濫的原因是拍賣行不保真、不退貨的原因造成的。因為拍出去的作品即使最終被發現是假貨,拍賣行在法律上也無需承擔任何責任。盡管在一些拍賣公司看來,經常賣假貨,有損拍賣公司的品牌。但對于一些拍賣公司的從業人員來說,他們個人卻不會有這樣的損失。因此,不少從業人員實際上借著拍賣行的大招牌,私下與一些造假分子或者鑒定機構勾結起來,盡可能促成一單單偽作的交易,從中獲取暴利。

                    在胡紅拴看來,對于專業藏家來說,一件贗品,就算不要錢,也是沒有任何價值的。而盧中見甚至認為,贗品的作者不應歸類為藝術家,他們為了謀取利益,掌握匠技之術,是一種沒有情趣的勞作,在不斷復制出沒有靈魂的圖式。因此,收藏贗品是為很多藏家所不齒的。“營運商是藝術家的投資者,或中介,需要建立商業道德理念,以誠信為本,絕非惟利是圖之貪念。應是在藝術家和觀眾之間搭起橋梁,把藝術家之理念傳達給受眾者,大家建立起友愛關系,同時,心靈從中也會得到健康的富足。”

                    業界興起保真行動

                    為了抗擊假貨侵蝕書畫市場、損害藏家利益及藝術家聲譽,當前,業界正在悄悄興起一股保真行動。

                    楊之光即是較早融入這股潮流的著名國畫家。為了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此前,楊之光不但在藝術品、印刷和教育等領域注冊了“楊之光”商標及著作權,而且在家人的支持下,開始把自己的傳世之作重新梳理和鑒定,并結集出版。在楊之光看來,有了商標法和著作權法的保護,任何人只要未經他的同意在相應的領域使用“楊之光”三個字,都將視為侵權,由此,他都可以依照法律程序,提請工商部門進行查處,或者直接向法院提起訴訟。此前,他甚至對媒體表示,這是目前畫家自己打假維權的一個不得已而又有效的辦法。不過,讓他頗感可笑的是,在他注冊之前,“楊之光”三個字居然已經被人搶注,后來他向國家商標總局提出異議,才拿回了自己的商標權。

                    實際上,在嶺南名師里邊,除了楊之光,周彥生、陳永鏘、劉書民等一批人這些年都在陸續對自己的作品進行梳理,試圖建立一整套的數據庫。在這一基礎上,陳永鏘的個人作品獨家代理機構漁歌晚唱畫廊官方網站,甚至還向外界開始推出了有償的鑒定服務。

                    對于商業機構來說,保真同樣重要。盡管一些行業人士,至今仍然把當前國內書畫市場的繁榮,歸功于假貨的盛行,認為是假貨提高了市場的活躍度,然而,在更多的人看來,贗品泛濫,對于藝術品市場的健康發展是不利的,商業人士不應該通過制假售假來獲得暴利。

                    因此,當藝術家揭竿而起時,一批畫廊和商業網站也加入了這股保真系統建設的大流。雅昌藝術網是較早對畫家作品進行梳理的網站。包括楊之光、王玉玨在內的一批嶺南藝術家,此前就接到過該網的邀請。正是因為雅昌與國內藝術家的互動,使得很多網傳的名畫贗品在不斷梳理和比對中露出了狐貍的尾巴。

                    在廣州本土畫廊國文藝術館經理何東海看來,建立數據庫不過是保真系統的一部分,面對當前書畫市場的亂象,要想真正建立起藏家的信心,必須進行更科學和全面的設計。

                    據何東海介紹,國文藝術館在創館之初,就已經開始了對名作保真系統的建設。目前,他們已經針對劉書民和盧中見兩位嶺南名師的畫作,初步建立起這套系統的基本模型,即收藏證書、藝術家和作品合影、紙版作品集以及電子數據檔案“四位一體”的保真模式。

                    在國文藝術館的數據庫里邊,記者看到,該館對館藏和交易出去的每一幅劉書民和盧中見的畫作,都進行了內部編號,每幅作品不僅有作品圖片,還單獨配有作品與藝術家的合影,以證實該幅作品來自該名藝術家,同時,每幅作品都有一份獨立的收藏證書。只要是來自國文藝術館的畫作,都可以通過收藏證書來查到作品的獨立編號,從而在系統里邊找到相應的數據。除了數字檔案,國文藝術館,還對所有畫作進行了歸類出版,而內部編號不會出現在畫冊上。

                    “如果是仿制品,根本不可能有編號和收藏證書,而憑空捏造的作品,則根本上連數據都不可能找到。”對于國文藝術館的做法,胡紅拴大為贊賞。不過,他也指出,如果曾經買過真品的人來造假,鑒定的難度就會加大。“因此,對于層出不窮的造假手法和造假技術,保真系統還應該不斷更新。”

                  相關報道
                  中國書畫防偽網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廣告服務| 招聘服務| 投稿須知| 友情鏈接| 版權聲明| 網站調查
                1. 版權所有:中國書畫防偽網 Copyright Right ? 2004-2024Powered By bestlh.cn Inc
                2. 服務電話:010-59362176       京ICP備13005327號    中國書畫防偽網 QQ:1914734490
                3.  

                  11选5苹果版